茶蛋死忠,所有孩子都是我的好孩子

浮沉 第六章

十四岁的边伯贤第一次被朴父领进门的时候,朴灿烈正坐在客厅里玩游戏机。还以为领进来哪个亲戚家的白嫩小弟弟,却被告知是他的哥哥,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同样十四岁的他尚且年幼,还是个不羁的叛逆少年。知晓他的身份后没有顾虑,当即扔了个陶瓷杯过去,砸在没有防备的他的手臂上留下一道红红的印子。嘴里还骂着难听的字眼,“私生子,滚出我们家。”

边伯贤只是揉了揉手上那块伤处,双眼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朴灿烈不放过他,握起拳头就准备揍他一顿。朴父挡在边伯贤面前制止他。朴灿烈不放弃,拉着边伯贤的手臂强迫他脱离朴父的护佑。

“够了。”朴母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厨房出来,拉过朴灿烈,让他回房间去。“没事儿就别出来了...

你好 第八章

成长总是伴随着别离的伤痛和重逢的喜悦。不过你要相信,无论我与你的别离有多么悲伤,这都是为了更美好的重逢。

张艺兴在知道鹿晗要出国的事情是在他已经办好签证和入学手续即将要出发的前一个星期。那天他们一家人还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饭,说说笑笑,也状似不经意地提起这件事。

张艺兴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得到肯定回复以后当即摔了筷子,甩下一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不和我商量,不顾爸爸带着些强硬态度的话和妈妈的安慰劝阻,就气冲冲地跑出门。
鹿晗与母亲对视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也放下碗筷追了出去。
“艺兴!……张艺兴,你给我站住!”鹿晗自认是学校一等一的短跑好手,偏偏这脾气上来的张艺兴倒是追的他气喘吁吁。
张艺兴...

七年之痒(中)

 其实一开始他们也都是好好的,不知道哪天起朴灿烈突然沉闷忧郁起来,问他也不说。总是在公司待到很晚,回家之后和边伯贤地交流也很少。要不是知道这个人,边伯贤真的会以为他是不是背着自己出轨了。

两人坐在车上相对无言,刚刚的一点儿温情也因为这冷寂的气氛荡然无存。

边伯贤把头斜靠在玻璃窗上,看着窗外弥漫的雾气和川流不息的车,这一次的争吵也只是因为一件小事情。他并不觉得这些事情可以到争吵的地步,唯一的解释就是朴灿烈厌烦他了。

他和朴灿烈在一起七年,刚开始全靠自己与对方的相互吸引力,但日子长了不相互磨合相互了解是走不下去的。他的工作是编辑,朴灿烈是技术工程师,根本没有共同语言。矛盾一直存在,...

七年之痒(上)

*只是想写一个七年之痒的故事,祝我的灿白越来越幸福

*人设:傲娇白 × 忠犬攻

      

边伯贤这几天一直在吴世勋家待着,听说又跟朴灿烈吵架了,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三次了。张艺兴倒是不说什么,他想住就让他住,倒是把吴世勋搅扰地不行。出差回来几天还没跟张艺兴温存温存就被这家伙给破坏了。

这次冷战居然长达一个星期,朴灿烈也没过来向他道歉。眼看着这样的日子还要这样过下去,吴世勋瞒着张艺兴约了朴灿烈去酒吧。

“灿烈哥,你们家那位你还管不管了?!”忍不住看了看他的头发,朴灿烈最近染了个彩虹头,很有他当年...

少年美如画(短篇,未完结)

13

喜欢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李相赫第一次见到谭小飞并不是在树林里。

那天晚上他被项前进拖出去在三环路上闲逛,他本来就是个懒人,平时也不常出门,大晚上看见三环路上一群豪车狂飙的景象自然惊讶地说不出话。

为首的红色法拉利恩佐一枝独秀,漂移技巧堪称完美。那人在终点停下,大步一迈下了车,银色的头发在风中乱舞,车灯的光芒折射到他的眼中熠熠生辉,他转过头勾起嘴角,飞扬跋扈。李相赫终于看清了他的脸,惊为天人,就如他的车技一般。

那时的李相赫还不知道自己对谭小飞的感情是不同的,只是在脑海中经常回忆起那时的场景。直到再次见到谭小飞,那遗忘在心底的秘密破土而出,他才终于认清了这份感情。

谭小飞,...

少年美如画(短篇,未完结)

9

谭小飞做梦了。

那是他父亲出事以来第一次做梦。这个梦不同于现实的悲凉,却重现了他儿时的欢愉与痛苦。

那时候父亲官职还没有现在这么高,母亲也没有现在这么忙碌。每日下班母亲在厨房做饭,父亲陪他在院子里玩耍,等到开饭时他就会被放在父亲肩上进屋里去。

那时候一片欢声笑语,他一点也不怀疑,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都被打破。父亲慢慢地以工作繁忙为由夜不归宿,母亲脾气愈加暴躁在父亲偶尔回来的几次总是能吵上一夜,父亲也因此更加不想回家,他们的婚姻也摇摇欲坠名存实亡。

那时候的谭小飞只敢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的书桌底下,用小小的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但那尖锐的叫声和嘶吼却像驻扎在...

 

© 摆渡人 | Powered by LOFTER